假如,那5个北洋水师的水兵活到今天……_军情_消息

资料图:最后的“致远;。

今天,12月17日,是北洋水师正式成军129周年留念日。

北洋水师的发展过程我们每个人都不生疏,从1888年景军到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纵有邓世昌抱着与敌同归于尽的决心奋勇作战,也没能转变北洋舰队兵败的颓势。

时至本日,北洋水师的声音早已在历史长河之中吞没,你还记得曾有5位水兵前去英国迎回中国的战舰时,因病长眠于异国他乡吗?

近年来国产航母、万吨级驱逐舰相继下水的喜报连发,如果5位水兵活到今天,看到现在海军的雄浑,他们又会有什么感触呢?

资料图:北洋水师水兵合影。

1881年春天,一艘客轮顶着风浪,冒着浓烟航行在北大西洋。

阳光洒在广阔的海面上,但北大西洋的海风仍旧有些清冷。客轮的甲板上,一群打扮独特的黄皮肤中国人三三两两,不住地观望着念叨着,王中王铁算盘,享受着这难得的好气象。

起航离家已经许久,对这群头一次走向大洋的中国人来说,在渡过了最初的好奇和高兴后,流浪海上的日子实在并不好过。

此刻,他们最渴望见到的,是那条不晓得什么时候会忽然闯入眼帘的海岸线——那是他们此行的终点,当时的世界第一强国——大英帝国。

许多年后,人们只能在历史的只言片语中发明这次航行,细节不甚清楚。但在那时,这是中华民族一个极具标记性的事件。

在经历了两次鸦片战争和列强的欺辱压迫,尝尽了海权尽失、落伍挨打的苦楚后,老迈的大清帝国开始痛定思痛,决心坚固海防,建破自己的现代化海军——尽管,它依然被称为水师。

那些站在甲板上的中国人,正是中国现代海军的第一代水兵。他们来自于那支曾经挤进了世界前八的舰队——北洋水师。

1881年,这支威震东亚的水师还在成长之中。它的水兵们,为了去异国他乡迎接那一艘艘铁甲战舰,漂洋过海头一次品味到了大洋的味道。

如果说,一个人的毕生总会有一个时刻值得铭记,那么毫无疑难,这些水兵将在暮年自豪地回想起这次远航。

2

材料图:超勇号

资料图:扬威号

这是一个国度从新尝试走向大陆的出发点。固然,这样的尝试充斥波折,并且统治者的意志并不动摇。但犹如婴儿迈出的第一步,它意思不凡。

看着崭新的战舰一每天露出峥嵘,我们很轻易设想这群水兵的归心似箭。

因为工期耽搁,等候吸收超勇和扬威两艘巡洋舰的200多名中国水兵,在纽卡斯尔停留了3个多月。

中国,曾被列强的坚船利炮打得体无完肤;如今,又将用列强迫造的战舰捍卫国家尊严。这是一种国家急切需要建立起强雄师队而制造力又难以支持的无奈之举。

今天,我们无比自豪于中国的制作能力,就连仿制能力也是世界一流。网上传播着网友调侃的段子:任何国家的进步武器都不敢让中国军工人看上一眼,哪怕是模型也不行,因为中国军工具备“看一眼就怀孕;的仿制能力。

但100多年前,洋务活动虽然大张旗鼓,无奈中国底子太薄,只能制造出一些结构简略的枪炮和小型舰艇,连“开花弹;都几回仿制无果,被迫依附高价入口。北洋舰队的主力战舰更是简直全体来自于外购。

纵观北洋水师的起起落落,“凭仗洋人;始终是不可蒙受之痛,也为它日后的折戟沉沙埋下了伏笔。

在3个多月的等待中,2名中国水兵因为水土不服,不幸病故,没有可以把持着崭新的军舰回归故乡。他们被安葬在纽卡斯尔的圣约翰公墓,墓碑与其他墓碑相背而立,望着家乡的方向。

后来,又有一批中国水兵来到英国,迎接另外两艘战舰。一艘是“靖远;,另一艘是鼎鼎著名的“致远;。这一次,又有3名水兵病逝,被埋葬在了圣约翰公墓。

5名近现代中国海军的第一代水兵,就这样籍籍无名地消逝了,没有经历惨烈的战斗,没有体味过大国海军的尊严,也未能见证后来北洋水师覆灭的悲剧。

今天,他们的墓地安静安定,却鲜为人知,偶然有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途经这里,惊讶于百多年前居然有中国水兵安葬于此。

幸,也可怜。

作为一名军人,他们必定更盼望战逝世在黄海大东沟,而不是出师未捷、埋骨异乡。

只管,那是一场失败的战斗。

3

资料图:致远舰上的北洋水师官兵。

是的,如果他们没有病逝,驾舰回国,也许,他们会经历更多的光彩时刻。

他们会阅历“洋教官;的严厉练习,风吹日晒,纪律严明,成为截然不同的一群士兵。

他们会驾驶着一艘艘巨舰巡航祖国海疆,在周边商船旅客惊奇的眼光中傲然前行,甚至与帝国主义列强的海军舰队并肩比拼而不逊色。

他们会伴随舰队一起远航日本拜访,在日军的港口抛锚列阵,接收参观,在日自己嫉妒羡慕恨的眼神中纵情展现大清帝国水兵的风度,让日本人感触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然而,他们或许也会经历那由盛到衰的悲剧和无奈。

也许,他们会眼睁睁看着本人的军舰一每天老迈陈腐,整机得不到调换,兵器得不到进级,舰体一天生成锈,故障越来越频繁。而在一洋之隔的日本,大批新型战舰却接连入列。

也许,他们会懂得水师统帅为了一点点训练和设备经费到处求人的辛酸,也能领会朝廷其余权势不断排斥打压北洋水师的冷眼。

也许,他们会经历北洋水师从严整到松弛、从正规到随便、从亚洲第一到表面鲜明、不堪一战的坠落,心有所期却力有不怠。

终极,他们会走上战场。

资料图:清军操练。

也许,他们会操作着舰上的巨炮,在晃动中准确瞄准日军的战舰,用非常拮据的弹药最大限度地杀伤敌人。在性命消失的时候,他们会无比骄傲。由于,他们曾为这个国家战役过。

也许,他们会在战火中悲愤地浩叹,为什么我们的军舰不能再快点?为什么火炮的射速不能再高点?为什么“开花弹;不能再多点?但他们一定不会停滞战斗。因为,那是他们终生都在期待的时刻。

也许,他们会在皮开肉绽的时候痛下信心,跟随邓世昌和“致远;撞向敌舰。最终,他们会随着可爱的战舰一起下沉,与大海化为一体。

也许,他们中的一些人最后会被困威海卫,眼看着日军一点点收紧包抄而不能出海战斗,眼看着日军登陆花园口,旅顺大屠戮,眼看着四周的炮台一座座沦陷,眼看着曾经强大的水师成为孤军,眼看着日军的鱼雷艇冲入港口,眼看着一艘艘曾经光辉无比的铁甲巨舰被击沉、被俘虏、被拖到敌国,被刷上敌人的色彩、成为敌人海军的一员。

也许,他们会看到水师龙旗降下的一刻,眼里含着泪水。

时至今日,依然有许多人会遗憾地畅想:如果那场战斗大清没有失败,中华民族的苦难会不会短暂一些?中兴会不会来得更早一些?还会不会有后面的一次又一次侵犯一次又一次屠杀?

很多年后,这个簇新国家的首领曾谈起过这场战斗。他用了四个字——痛彻肺腑。

是的,这种痛,对中华民族而言,如鲠在喉。

 

4

资料图:日本油画《北洋水师结束抵御》中刻意贬损中国官员。

资料图:图为刻有水兵名字的墓碑。 

1911年,海军名将程璧光率海圻号巡洋舰前往英国英王加冕仪式时,专程去到圣约翰墓地悼念了5位掩埋在异国的水兵,并重修了墓碑。

那时,行将就木的大清帝国,即便有心重振海军,也不了这个实力。海圻号,成为了大清帝国为数未几的多少艘门面型战舰之一。

站在中国水兵的墓碑前,目击大清一天天老去的程璧光会作何感想?是否也想过这几位水兵如果没有去世会怎么?

也许,他们还会面证一次又一次肉痛跟遗憾吧。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在趔趔趄趄中稍有雏形的中国海军,在强大的日本舰队眼前碌碌无为,最后不得不将大量战舰沉入长江封闭水道。

一个国家的海军,不仅守护不住自己的海洋,连内河河道也无力保卫,只能靠自沉的方法梗塞水路,这在世界战争史上也不多见。

这样的羞辱,是中国水兵永远的痛。

资料图:1949年10月1日,中国国民解放军海军方阵通过天安门广场。

抗战成功后,一支衣衫破烂的步队加入了阅兵。傍观者布满怀疑。那是什么队伍?

“那是中国海军!;

从零开端的中国海军,靠着拼拼凑凑再次起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英等国陆续向中国赠送了一批二手战舰,“重庆号;巡洋舰是英国赠予的最大的一艘(排水量7500吨)。为了接受英国赠送的军舰,公民党海军部三次招收大、中学生赴英国受训。

1948年5月26日,“重庆号;巡洋舰从英国朴茨茅斯港出发,航行一万余海里,近3个月后驶抵上海。

这是中国水兵的又一次远航和回归,5位埋骨异乡的水兵如果泉下有知,或许会稍感快慰。

中国需要壮大的海军。这是一代代水兵的中国梦。

未几之后,“重庆号;暴发了起义,在解放战役中改邪归正。跟着新中国树立,中国海军的建设进入了新纪元。

如果那5位北洋水师的水兵活到今天,他们会看到,新中国的海军人付出着怎样的艰苦和执着,经历着怎样的从无到有。

或许,他们会看到,缺少现代化舰艇特殊是具备区域防空和反制航母才能的中国海军,不得不花大价格从俄罗斯引进现代级驱逐舰。尽管,那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产物,但对于当时并不强大的中国海军而言,却解了当务之急,成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看家法宝。

也许,他们会看到,周边国家一直鲸吞侵犯中国的海权好处,而中国却因缺乏远航舰艇难以有效把持海域而饮泣吞声。

或许,他们会看到,一代代海军人为了大国航母梦醉生梦死,锈迹斑斑的瓦良格号历经崎岖和磨难终于奇观般地驶向中国,并在中国人自己的船坞中本性难移、面目一新。

或许,他们会看到,国产航母、万吨大驱接踵下水,中国海军终于不需要引进、仿造别人的装备,终于可能自行设计建造世界一流的驱赶舰、护卫舰、潜水艇、两栖舰和航空母舰,成批的古代化战舰下饺子般入列,短时光内使中国海军成为世界新锐。

或许,他们会看到,中国海军三大舰队齐聚南海下起“导弹雨;,中国水兵绝不让步驱离驶进我岛礁邻近水域的外军舰机。

或者,他们会看到,中国海军驰骋在世界各大洋上,护航亚丁湾,联演地中海,遍访世界各国,战时紧迫撤侨,开设了首个海外保障基地,连昔日的海上霸主日不落帝国也无比爱慕中国海军的超级巨舰。

或许,在某个海军开放日,这些白发苍苍的白叟会在子孙的扶持下,颤颤巍巍地登上一艘中国海军舰艇,佝偻着身子与那艘银白的战舰合影。

亚丁湾护航

也门撤侨

中俄“海上结合-2017;联演

那一天,他们兴许又会想起曾经漂洋过海迎接铁甲战舰的日子。那时的海风,比当初更冷啊。

今天,我们的船更快了,火力更强了,“开花弹;导弹管够……

今天,你们不需要撞沉“敌舰;不须要自沉长江,假如还有侵入领海的“敌舰;,咱们的水兵会将它驱离!

今天,你们能够释怀了!

我们惟愿你们,出奔半生,归来还是少年!

 

每一个微不足道的力气,汇聚成这个国家的强盛。

5位病逝异国的中国水兵,恰是中华振兴中无数渺小气力的一员。

即使他们没有惊天动地,仍然值得我们铭刻!

起源:中国军网

相关的主题文章: